不要翘腿

可以用精灵球捕捉一只iloveyou吗
非职业菜吹,正在修炼中

【周叶】远光4

我是改过的第三章

有一点点林方,没有打tag

-----------------------------

他俩一人站着一人蹲着,在咖啡馆门口逗了好一会儿的猫,直到老板冷漠地把猫抱回去了。

“……”叶修有点失望地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还真是小气啊,走,回去了。”

“?”周泽楷会错了意,“走着回去?”

“嗯?你想走着回去?”叶修顺水推舟将错就错,“行啊。”


五点多的太阳已经没那么毒了,他们走在林荫下,路过一幢幢覆满爬墙虎的民房,并肩穿过了一片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意,空气中浮动着静谧的欢喜。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靠的很近。

前面走着一对情侣,亲亲昵昵地手指相扣,像是交缠的藤蔓,这么热的天还愿意贴在一起,应该也是爱得紧了。

哎,叶修的视线又忍不住飞到周泽楷身上去了,哪有20岁的年轻人不想谈恋爱的?在面对那么多比云朵还柔软可爱的女孩子,周泽楷是怎么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

“小周为什么还没交女朋友?”叶修突然问道,“不想谈恋爱吗?”

周泽楷没想到叶修会突然问他情感问题,这是什么暗示吗,还是随便捡的话题填充寂静而已?他心里霎时间百转千回,但嘴上最终吐出的话又贫瘠无比,“想...和喜欢的人一起。”

“喜欢的人。”叶修心里警钟大响,这不会心里已经有个目标了吧?他想继续套话,“我们小周这么帅,谁能这么有福气被你喜欢上啊?”

有福气的人就是你啊,周泽楷在心里说,推自行车的力度也大了些。他突然有了些冲动,就是现在,就是这一秒,趁着这个机会干脆一鼓作气说出心意吧——

叶修问完了又觉得有点后悔,假如周泽楷被自己煽动起了谈恋爱的想法,岂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他赶紧补了一句,“不过不谈也挺好的,校园恋爱早晚都得分。”

周泽楷一句表白的话已经到了舌尖,转了几圈又有点郁闷地吞回了肚里。

再等等吧,周泽楷想,这种事没法读档重来,他不想造成什么不可逆转的后果,反正都已经喜欢了这么长时间了,只要叶修不交女朋友,他觉得自己可以守很久。

毕竟他的喜欢是深蓝色的,比风和日丽的湖面还要平静。

维持普通朋友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可以聊天和问候,还有像现在一样,在一树一树的绿荫下漫步。

已经是一种很安稳的幸福了。


关于周泽楷喜欢叶修这件事,其实球队里的人基本都知道,一开始是江波涛发现他凌晨困得不行还在和叶修打游戏,之后是吴启察觉到他总喜欢去叶修上课的教室的那条走廊溜达制造个偶遇。周泽楷的手法算不上高明,假如是个犯人简直活不过第一集,杜明都觉得自己比他屡胜一筹,但奇怪的是他喜欢唐柔的事整个工院无人不知,周泽楷的心意却还是个秘密。

“队长诶,我平时有连名带姓叫过你吗?苏女神那么冰雪聪明不会发现什么破绽吧!”杜明拿回自己手机后发现那条“周泽楷想要他去”的微信,恨铁不成钢地指导。

周泽楷自觉失误,赶紧把他手机捉回来想要撤回,却发现一条白色的“准奏”已经很雀跃地弹了出来。

“危机解除。”周泽楷呼了一口气。

“真不知道叶神这么精的一个人为什么到现在还发现不了......“杜明忍不住念叨起来。

可是,两个浑身破绽的人,往往倾向于掩盖自己,而发现不了彼此的漏洞啊。


在离Y栋门口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周泽楷开始解购物袋,叶修一只手盖了上去,摇了摇食指。

“先放你那里呗。”叶修笑着说,“我是给大家周末去别墅玩准备的,一个人哪里吃得了这么多。

周泽楷愣了几秒,反应过来之后马上去掏钱包。

“不用不用。”叶修眼疾手快挡住他,“你们租别墅我就不出钱啦,这样成不成?”

周泽楷在心里算了算,金额似乎是差不多的,便也没有坚持了。

“那小周拜拜啦。”叶修冲他扬了扬下巴,当做挥手。

周泽楷推着自行车继续往Z栋走,他脚步很慢,像是被无形的绳拖住了,整个心脏成了一块向着叶修的磁铁,每走一步都阻力重重。他就这样艰难地走了两米,亦或是三米,然后停下了脚步,回头。

叶修居然还停在原地看着他。

周泽楷对上了叶修的眼睛,那个瞬间他心口一紧,突然生出非常强烈的错觉,好像只要他走上前去伸出手,对方也会握紧他。


林敬言觉得自己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这里。

可他也很无辜,方锐那厮前几个小时破门而入,占他的床,喝他的可乐,还在看搞笑视频时笑得背过气去手一抖打翻了可乐瓶,整床被子都遭了殃。等林敬言洗完被子拿去阳台晒时,正好看见叶修和周泽楷在傍晚的云翳下互相望着,像在演什么哑剧。

“好巧啊两位。”他从三楼打了个招呼,“你们吃过饭没?要不要等会儿一起吃?”

叶修抬起头来看了林敬言一眼,后者突然心底发毛,感觉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

“和球队约好了。”周泽楷仰起脸说。

“那行,你们接着聊。”林敬言觉得此地刀光剑影不宜久留,匆匆把被子一晾就回房了。方锐还趴在光秃秃的床板上看视频,脚丫一晃一晃的,很惬意的样子。

这个小混蛋,林敬言在心里骂了一句。他从柜子里抱出一套新的床单被子,力度不大地踹了一脚方锐屁股,“我要铺床了。”

“哦。”方锐应了一声,很听话地滚上了张佳乐的床。

“你可别在张佳乐床上喝东西啊。”林敬言赶紧提醒,“他知道就要削你了。”

“好吧好吧。”方锐自觉肛不过张佳乐,马上从善如流放下可乐瓶,“你刚刚在阳台上和谁说话啊?”

“嗯...…”林敬言顿了一下,反问道,“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方锐心里浮出一种诡异的熟悉感,今天自己不还拿这个句式问过叶修吗,可真是风水轮流转。他有点犹豫地开口,“总不能是周泽楷吧!”

林敬言惊讶地望了他一眼,“的确是他,还有叶修。”

“哈!”方锐兴奋地连拍几下大腿,“你看到他俩在干什么?”

林敬言不知道方锐怎么突然这么亢奋,决定逗一逗他,“撞见他俩的出柜现场了。”

“!!!”方锐激动地在床上直扑腾,震得整个床板哐哐直响,就这么折腾了一番之后他又猛地立起身子,摇着林敬言的肩膀让他继续讲细节。

林敬言被他突然发疯吓了一跳,又被他摇得眼镜都要掉了,只能无奈赶紧澄清,“锐锐你快放开我,我开玩笑的啊!”

“什么?”方锐停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林敬言的表情,确认他说的是真的之后失望地倒回了床上,“哎你怎么能这样啊,亏我白高兴了一场…”

林敬言第一次觉得自己语文理解能力不行,“他俩出柜你高兴?”

当然高兴啊,方锐心里咆哮,我才不想当叶修的情感专家了,和他一起猜周泽楷这个锯嘴葫芦的心事可是很累的,我恨不得他俩赶紧在一起,赶紧出校租房住,以后宿舍就我一人占了!


评论(11)
热度(221)
© 不要翘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