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翘腿

可以用精灵球捕捉一只iloveyou吗
非职业菜吹,正在修炼中

【周叶】岛屿

叶修做完实验后把手机从屁股兜里捞了出来,发现未接来电的绿色气泡排成一溜,很有气势地占领了大半个屏幕。他定睛一看,全是周泽楷拨的,每十分钟打一次还挺有规律。


没有和他约晚饭啊,叶修脑里这么想着回拨了过去,什么事能让这人心急火燎的?


电话不到一秒钟就接通了,好像那人是攥着手机等着一样。叶修本来打算在听彩铃的时候想些有趣的台词来调侃周泽楷,不料被打断了节奏,只好仓促地喂了一声。


“你在哪?”手机那头杂音很大,周泽楷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叶修把手机按在耳朵上,眼睛也跟着眯了起来,好像耳朵听不清眼睛也要跟着用力。


“喂?你是问我在哪吗?在G栋8楼实验室这儿。”叶修提高了嗓门回答道。


“下来,我来接你。”周泽楷很干脆地挂掉了电话。


“?接我做什么?”叶修有点奇怪地问,但手机里已经传出了滴滴的忙音。


成吧,叶修把手机重新塞回屁股兜里,把实验器材摆好,垃圾也分了类丢进不同的桶里,尽管他早就发现清洁阿姨收垃圾时会全部倒进一个袋子里。有些事尽管做了没什么意义,但也是要做的。他出门的时候最后看了眼确认没什么漏下的,把灯关了,整个实验室瞬间陷入了昏暗,像被深色的天鹅绒罩子严严实实盖住了。叶修愣了两秒,后知后觉地发现天黑得真早。


出电梯的那个瞬间叶修就知道为什么周泽楷要来接他了,教学楼玻璃大门上挂了一块巨大的台风预警公告板,白色的封条贴成一个个叉,像是要封印什么神秘力量,要是贴成更复杂的形状就更像了。他在门口处站定,看着雨水一股股顺着玻璃流下去,感觉就算周泽楷带着伞来接也是白搭。


就当他准备掏出手机告诉周泽楷别来了,他看见了茫茫雨幕里一个撑着伞的狼狈的身影,尽管隔得很远,叶修觉得那就是周泽楷,不然这个天气哪有傻子在外面晃悠。他推开门,狂风夹着暴雨立刻浇了一脸水,他思考了两秒钟要不要退回去等周泽楷过来,又不想让对方辛苦涉水走这一段路,干脆低着头不管不顾朝伞的方向冲了过去。


周泽楷没想到叶修直接跑了过来,也赶紧上前把人揽进了伞底。雨大得像是天开了个口子,有谁站在云上一桶一桶往下浇水,尽管只在雨下跑了几秒,叶修也是从头到脚湿了个透。


“怎么突然刮台风了?”叶修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问道。


周泽楷心想我三点就开始打你电话,打到五点你才接,淋成这个样子怪谁。但他没有说话,只是揽住叶修的肩,把对方往伞中央推了推。


他们往宿舍方向走去,每一步都溅起很大的水花。叶修很快就感觉自己袜子湿了,他本来想把裤脚扎起来,但想想也是徒劳的挣扎,风都是横着吹的,头上一顶伞根本不管用,还需要前面后面各一把伞,举盾一样地走,叶修把自己给想笑了。


“笑什么?”周泽楷凑过来,叶修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潮湿的热气,因为真是贴得太近了。


被雨打湿的周泽楷真是好看,像竹子也像翡玉,叶修心里蹿出了小火苗,他很快地环顾了一周,确定了此刻是完美的犯罪现场,然后凑上去很快地亲了一口就扭开了头,对方的嘴唇是凉的,带着雨水的味道。


周泽楷有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叶修一向谨慎得很,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在外面接吻,虽然四下无人,只有海啸般的雨。他心一动,想追着叶修的唇再亲一口,然后一脚踩进了大水坑,膝盖以下全湿了。


“年轻人下雨天认真看路,不要想些有的没的。”叶修教育道。


....现在倒是说起了道理,周泽楷抿了抿嘴,也不知道是谁先挑事的。


叶修用带着水汽的指尖戳了戳周泽楷的脸,压着声音讲话,“我刚看微信,方锐说他困在市中心了,要明天再回来。”


所以?周泽楷用眼神问他。


“所以?”叶修跳进了Y栋宿舍楼的屋檐下,向他伸出了手,“你要不要过来?”



进屋之前周泽楷把伞撑起来放在了外边,整个走廊里都是黑的灰的蓝的格子的伞,像是什么展览。叶修一进门就利索地脱了上衣丢进脏衣篓里,解皮带的时候难得地感觉到了几分不好意思,但“你转过去别看我”这类的话还是说不出口。他抓着湿哒哒的牛仔裤头的手顿了顿,还是停住了,从衣柜里随意拿了一件半新的短袖一条运动长裤丢给了周泽楷,自己也提了一套衣物往浴室里走。


“我先洗个澡啊,很快的。”叶修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就抱着衣服晃进了浴室,动作比球场人带球过人还要快。


“一起。”周泽楷诚恳真挚地邀请。


“那你先洗。”叶修反应很快地退身关门,但被里面的人一把拽了进去。


“只洗澡。”周泽楷严肃承诺道。


呵,这话能信。叶修斜眼看他,浴室里橙黄色的灯打在他脸上格外柔和,干燥温暖,好像刚刚蹚过的风和雨都是假象。


“现在饿了,没力气做,等吃饱了讲吧。”叶修低着头脱裤子,然后就被压在了墙上。


尽管是夏天,白色的瓷砖贴上去还是很凉,叶修缩了一下,周泽楷反手拧开了热水,他们的世界再一次被水灌满了。



被顶到受不了的时候叶修凑过去亲他嘴角,很琐碎的亲法,像是随意的盖章,一个个章印重重叠叠挤在一起,看不出原来刻的字样。周泽楷被亲得很痒,想笑又忍住了,干脆腾出手来扣着叶修的下巴很深地吻他,舌尖细致地舔着他的上颚。


周泽楷的嘴唇现在是烫的。


淋浴头似乎坏了,水四面八方地喷射,有几股细细的水流打在叶修睫毛上,他睁不开眼,仿佛自己飘在无边的海里,比瓶塞子还轻。周泽楷把他从台风里带走,又给了他海啸一场。


但心很安稳,像根扎得很深的岛屿。



“我饿了,我真的饿了。”叶修蹲在冰箱面前翻出了一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螺丝意面,几个蛋,和一把蔫头蔫脑的青菜。他头发还没有擦干,洇湿了后领。


周泽楷正在专心致志洗锅,以前叶修还深夜拿这锅煮煮方便面,用他的话说就是有营养地吃没营养的东西,但自从和周泽楷在一起后就搁置了这项技能。


”半小时。”周泽楷保证道。


“我活不过这半个小时了。”叶修把食材放在周泽楷旁边,自己摇摇晃晃地走到床边倒在了床上,把脸埋在了枕头里,听见肚子咕噜一声响。他又坐起来翻箱倒柜地找吃的,突然想起去年圣诞节还有小姑娘给他送过巧克力,好像记得是放到了最高的那层架子上…叶修踩上凳子去找,只发现一片空空如也,只好心里辱骂方锐一定是对方哪天夜晚饿了偷偷给吃了,虽然也有可能是自己记错了,但不骂白不骂。


“做好了。”周泽楷端着两碗面仰着头看他。


叶修大喜,赶紧从凳子上下来,“不是说半个小时吗?”


“这样幸福感会比较足。”周泽楷补充了一句,“心理选修课讲的。”


叶修很快就把这碗面一扫而光,满足的胃带来了些许懒意,他倚在床上,拿起手机,看见了天文台发布的台风登陆的提醒。


八号风球正从他们的天空肆虐而过,但他们囿于小小的宿舍房间里,像是在另一个空间里。


没有比这幸福感更足的事情了。




评论(13)
热度(373)
© 不要翘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