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翘腿

可以用精灵球捕捉一只iloveyou吗
非职业菜吹,正在修炼中

【周叶】远光5

没啥剧情。

-------------------

周泽楷推开房门,里面空无一人,他随手把装满零食的塑料袋挂在门后,往里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捏着小企鹅的脚丫把它从几包薯片之间救了出来。


叶修把它忘了,可他还记着。


明明挺可爱的,周泽楷让它站在手心上,就着尚且明亮的傍晚阳光给它拍了张照。正考虑要不要加个滤镜时,手机上方弹出绿色的微信气泡,是吴启问他在哪儿。


宿舍,他回道。


周泽楷留在聊天页面等对方回复,发现吴启的头像居然变成了可爱的茶杯兔,明明昨天还是“爸爸怎么有你这个儿子”的表情包来着,这画风也转得太猝不及防了,肯定有故事。


头像?他忍不住问。


对方本来是正在输入的状态,这条发出去之后反而卡了壳,像是被噎住了,过了好几秒钟才重新开始打字,消息一条一条接着往外面蹦,瞬间挤满了整个屏幕。


“哎呀就是[害羞脸],今下午打球的时候不小心砸到了一个女孩子,我担心把人家给砸坏了就送她去了医务室,顺便留了她微信号,说假如之后还感觉不舒服的话赶紧找我。”


“扫一扫的时候,她一看我头像就笑了,不是嘲笑也不是大笑反正就是那种眼睛弯起来的笑,我当时觉得超丢脸,她会不会觉得我这人特幼稚特没品味!哎我心里那个急啊,赶紧问方哥怎么办,他让我换个小动物头像,说是显得有爱心又温柔,女孩子都喜欢。”


“我刚纠结了半天要不要请她吃个晚饭,会不会太热情了像变态啊?唉队长你不懂这种感觉TT,我看着她从医务室出来后往校外走,一百次想追上去又一百次停下来,简直要精神混乱了!”


其实我懂,我还挺懂的,周泽楷想。他喜欢叶修时就是这样,沉默得像棵树,叶子一动不动,只有根朝那人的方向生长。


但他只回了一句:记得删朋友圈。


对方感激涕零地回了一句多谢提醒就不见了踪影,想必是火急火燎去删掉平日里爱转的段子和冷笑话了。


周泽楷坐在灿烂的暮色里发了一会儿呆,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企鹅肚子,生生摸出了几个毛球。


他突然想起小学一年级初次独立上学,等红灯时有点紧张,眼神乱飘,忽然看见一条熟悉的碎花裙的裙角在道路拐弯口飘扬,心里就瞬间安定下来。


被目送着走远,和被爱着,好像都能予人无限力量。


落日的余晖将云层染上了夏日花束的颜色,桔梗的紫,木槿的粉,像是什么柔和的梦境。周泽楷觉得自己整颗心松松软软,他回想着叶修望着他的眼神,没有平时的随意和散漫,也不带一点狡黠和嘲讽。这一点都不叶修,周泽楷想,又或许这才是他最真实的样子。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才会目送另一个人远去,以最纯粹的眼神。


他想,自己太迟钝了,可能错过了一些非常明显的线索,但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一切都不算晚。


他心念一动,将自己从注册到今都没有换过的微信头像改成了刚拍的企鹅公仔,看着图片变化的那刻,心里浮出一丝隐秘的愉悦。


我终于决定将自己最深沉的秘密捧到了你面前,像个一往无前的骑兵。



方锐吃完晚饭后晃晃悠悠地回了寝室,看见叶修像平常那样窝在那儿打游戏。他在那人身边转了三圈,打了两个嗝,眨了五次眼睛,但叶修完全不为所动,敲键盘敲出了一种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气势。


好奇心重的人总是会输,方锐对这点了解得透彻,但他就是忍不住啊有什么办法,只能开口问道:“喂,你和周泽楷两人下午干嘛去了?我听老林说你俩在楼下上演了一出情深深雨濛濛,罗密欧与朱丽叶。”


“噢,看不出老林文学造诣还挺高的嘛。”叶修腾了只手出来挠下巴,“没干嘛啊,去买了周日去别墅吃的零食而已。”


方锐怀疑地眯起了眼睛:“真的啊?没进展?”


“嚯,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急个什么劲,皇帝不急太监急。”叶修慢悠悠地说。


“我才不信。”方锐说话语调比柯南发现谁是犯人还有底气,“你他妈要不要照下镜子,嘴角都咧到耳根上了,一副意气风发人生赢家不服打我的欠揍样子!你明明中午回来时头上还顶着一片直径十公里的丧气!”


叶修心想方锐这夸张的修辞手法用得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干脆别读工科去写小说得了。正好这一局赢了,他把椅子转向对方,沉思了一下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然后迎着方锐期望的眼神,吐了四个字:“不告诉你。”


不是不想,而是真是不知道怎么描述,对方回过头来的那个闪闪发光的瞬间。


犹夜转昼,如鸟归林。


他终于意识到,这不是一个人的暗恋游戏。



转眼间星期天就到了,前一天晚上周泽楷发消息给叶修,说早上十点钟校门口见,租了一辆七人座别克。


叶修知道他高考完的夏天就拿了驾照,便默认是他来当司机,结果第二天看见周泽楷规规矩矩坐在后座的时候有点惊讶。


“哟,是小明开车啊,考了几次才过的啊?那我可得系好安全带了。”他挨着周泽楷坐下,话朝着司机位放,眼却瞅着身边人。今天周泽楷简简单单穿了件白色T恤,上面印着薄荷绿的线条,头发也剪短了些,清爽得简直下一秒能去拍雪碧的广告。


“一次就过了!”杜明连忙反驳,又偷偷摸摸透过后视镜去看唐柔的反应,但她正和苏沐橙一起玩新出的音游,眼皮子都没抬。


“我还以为是你开呢,没见过你开车的样子。”叶修略带遗憾地戳了戳周泽楷手背。


周泽楷什么也没说,只是那么笑着,叶修很容易就读懂了他眼里的意思。


他想坐在我身边。叶修绷着嘴角,想要继续装着若无其事,但他心里的喜悦像小鱼吐着泡泡,咕噜咕噜冒了出来,眼角眉梢都看得到。


“心情很好?”周泽楷侧过头,疑问句的句式问出了肯定句的感觉。


“出去玩当然高兴呗。”叶修很自然地回答,又添了一句,“特别是和你们。”


“和我们。”周泽楷重复了一遍。


叶修故意逗他:“不然你以为是什么?”他话音落了,做着嘴型不出声地问:“和你?”


周泽楷嘴角翘起,不知道是在笑还是用嘴型说“对。”他俩为了掩饰脸上过于愉悦的笑意,双双望向了窗外看风景,正好天蓝如洗,晴空万里。


这两人怕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吧,前几天的下午到底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怎么进度突飞猛进,一下从高不成低不就的50%拉到了100%?莫非是这两人恰好各自50%,凑一起就恰好圆满了?暗中观察的方锐一哆嗦,突然觉得跟着来是个非常错误的决定,他以为自己能当个助攻,没想到直接成了电灯泡,真是岂有此理。


车一路向东驶去,朝着太阳的方向。


评论(18)
热度(176)
© 不要翘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