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翘腿

可以用精灵球捕捉一只iloveyou吗
非职业菜吹,正在修炼中

【周叶】远光6

到了别墅后叶修才知道有下水这个环节,他刚在长沙发上瘫了两分钟就被强制架起来了。


“我没带换洗衣服。”他试图冷静地讲道理,“没带内裤,压根就没人和我提过这回事,拒绝。”


“可以买。”周泽楷反应很快,大家也纷纷跟着附和,对啊对啊海边卖内裤的店到处都是,你可别想逃。


叶修退了一步继续谈判:“就让我在边上陪两个女孩子踩踩水呗,我们沐橙和唐柔长得这么水灵,肯定有些不怀好意的人过来勾搭,这个时候就需要我…”


“我和柔柔打算租个冲浪板来着,不劳你费心啦。”苏沐橙挽着唐柔的手笑眯眯地说,“踩水多没劲啊。”


“……”叶修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张了张嘴,只好坦白从宽,“我是北方人。”


“所以?”孙翔惊讶脸,“你不会游泳?居然还有不会游泳的人?”


“对啊。”叶修指着自己,“就在这里。”


空气安静了两秒,周泽楷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教你。”


他的手攀在叶修肩上,热气透过夏装薄薄的面料传了过来。气氛解冻了,大家又闹闹腾腾地扯呼了起来,约好回房收拾二十分钟东西后客厅见,定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主要是为了女孩子方便,男生么,换个泳裤拖鞋三十秒就够了。


叶修没东西可换,没精没神摊开四肢趴在床上,看着周泽楷从床头柜的底层翻了一双奇丑无比的深蓝色塑胶拖鞋给他穿。


“外面热得要命。”叶修一只手一条腿挂在床边晃荡,诚挚建议道,“不能留在这儿玩吗,我们可以喝点冰啤酒,联机打游戏。”


周泽楷想了想,坚定地拒绝了。


“哎你…”叶修扭过头看对面的人整理东西,看着看着心又软了,他平时狡猾得很,不管遇见多麻烦的情况都有办法脱身,假如没有逃,唯一的可能就是不想逃。他无可奈何千回百转地叹了口气,很沧桑地吐出了两个字,“成吧。”


总得要讨点彩头,叶修这么想着,伸出手去偷袭周泽楷手腕,计划着把对方拉过来牵牵小手,偏偏正好那一刻对方转身拿着泳裤去洗手间换了。叶修抓了把空气,心里相当忧郁。


所幸周泽楷很快就出来了,不过并没有穿着想象中的泳裤,而是条很普通的沙滩短裤,款式相当保守。叶修挺欣慰的,一只手撑起脑袋盯着他看,还吹了声口哨。


“我们隔壁是谁来着?孙翔和江波涛?”他这问题有点突兀,得到对方的肯定答复之后气沉丹田,扯着嗓子喊道:“孙—翔—二—百—五——”


“?”周泽楷莫名其妙地望了他一眼。


叶修侧耳听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应,脸上浮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房子隔音效果还不错,看来可以…”


尽管话没说完,周泽楷已经猜到后半句了,他“噢”了一声,血气从脖子涌到耳根。


“嗯?脸这么红,想什么呢小周同学。”叶修觉得他可爱非常,故意拿脚去勾他。


“别这样。”周泽楷小声说,像是屋内还有其他人看着。他对两人的关系自然又飞快的转变还不太适应,在柠檬水似的单恋里泡得久了,突然从天而降了几勺糖浆,变成了一杯柠檬蜜。他不知道怎么应对,下意识地握住了叶修脚腕,没用什么力气,垂下眼看对方的反应。


很意外的,叶修就那么仰着面看他,眼角弯起,像只主动掉进陷阱的动物。


周泽楷心跳得飞快,比摇滚鼓手的鼓点还响,他紧张地舔了舔嘴唇,慢慢凑了过去。


“想要亲你。”他声音压得很低,感觉不到自己声带在震动,这句话像是直接从胸膛透出来的一样。


这要命的纯情感,怎么搞得和做坏事一样。叶修忍不住叹了口气,心里又甜又胀,周泽楷同学过去二十年是怎么长大的,这种时候还讲礼貌,比耍流氓更让人受不了。


他反手撑起身子,两人距离瞬间拉得很近,近到什么东西也看不清。视觉无效化,触觉就变得无限灵敏,周泽楷只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皮肤和潮湿的呼吸,好像这就是他整个世界建筑的根基。


叶修是喜欢他的,他从未像此刻这样深刻而切实地明白了这个道理,脚底踩着的棉花糖终于变成了坚实的土地。


“喂喂喂,你们在里面孵蛋吗,要出发了!”孙翔的声音伴着不耐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像把斧头将旖旎的气氛瞬间劈了个干干净净。


周泽楷闷闷地发出了一声懊恼的音节,叶修倒是乐了,扑通一声重新掉回柔软的床单里。


“走啊,不是你说的要教我游泳吗。”他笑着催道。


推开房门的一瞬间,叶修就看见方锐朝他一直挤眉弄眼,眼神说不出的揶揄。叶修回了个眼神让他控制一下脸上的表情,方锐用眼神指控回来你这个不要脸的刚刚在房间里做些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两人眼神刀光剑影居然也交流了几个来回,变成文字写出来肯定得好几百字。


一行人终于往海边出发了,开始还是聚在一起,慢慢队伍就拉得长了。苏沐橙常常停下来,要么买果汁,要么看帽子,孙翔一心想着游泳,走得又快腿又长,不一会儿就冲到最前面去了,其他的人则三三两两走在当中。


这时叶修感觉到周泽楷的手指试探性的碰了碰他手背,激起麻麻酥酥的痒意,这人是皮卡丘变的吗怎么身上还带电的,叶修脑子里冒出不着边际的想法,手倒是自主地朝对方那边握过去,像被什么磁铁吸住了。周泽楷就势牵住了他,手心烫得像一团火,叶修简直以为自己握着一颗小太阳。


他想起上次和周泽楷推着自行车走回宿舍时看到的十指紧扣的情侣,当时还觉得真是了不起,谈个恋爱都不怕热了,现在才知道自己也是这个样子。还有周泽楷,叶修偏过头看对方,没想到黏糊劲儿这么足。


以前不知道听谁说过,和喜欢的人一起走,脚步会放得特别慢。当叶修发现他俩不知不觉已经和其他人隔了好长距离时突然发现这句话很有道理。恋爱感和饱腹感有点相似,都让人满足,像浮在37度的海洋里。他平时挺不喜欢运动,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但和周泽楷一起,似乎走到宇宙尽头也是没问题的。


沙滩到了,两人脱了鞋踩了进去,这片沙滩沙质细腻得很,和踩面粉似的。叶修用脚扒开表面晒得滚烫的那层沙,站在里面那层温度偏低的沙上不肯动了。


“非得游么,不然在遮阳伞下躺一躺玩玩沙也行啊。”叶修看着周泽楷耷拉下来的眼角又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他真是对这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就算是装出来的小失落也没法抵抗。


成成成,游就游呗,叶修拒绝了周泽楷提出要租个游泳圈的提议,壮士出征似的往海里迈。


周泽楷为了不让他觉得丢脸,找了个游客少的地方把他往海里深处带,等到脚快踩不到底的时候,一只臂托着他的腰,让他试着浮起来。


“还是要游泳圈。”看着叶修瞎扑腾了几分钟后,周泽楷无奈地得出了结论,他把湿淋淋的刘海往后面拨,露出好看的额头。


“想把我培养成奥运冠军啊?”叶修含糊地说,他刚呛了口水,嘴里全是苦咸的海水味。


嗯?周泽楷没有听清,凑近了些,叶修看到了他睫毛上挂着的水珠,这人睫毛怎么能密成这个样子,像排小扇子。


两人又一次离得很近了。叶修突然想起了在床上想接又没有接到的那个吻,他望向周泽楷,在对方眼里看见了自己,一个完完整整的自己,或许还有天还有海,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远处有孩子在嬉闹,声音隐隐约约飘过来。可能会被看到,这不是什么好的决定,叶修想。


但他还是微微仰起下巴亲了上去。

评论(19)
热度(246)
© 不要翘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