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翘腿

可以用精灵球捕捉一只iloveyou吗
非职业菜吹,正在修炼中

【周叶】远光(完)

7. (完)

*因为编不下去突然刹车预警

-----------------------

不知道亲了多久,总之结束时叶修简直喘不过气来,周泽楷亲人没个章法,乱七八糟又气势汹汹,有那么一瞬间他恍惚以为自己跌进深海里,被剥夺了呼吸的能力,只能胡乱地去汲取对方口腔里的氧气,却不料被抱得更紧了,紧到似乎下一秒整个人会化成一根肋骨,融进对方的身体里。


两人分开之后,叶修还感觉自己晕晕乎乎,脚步虚浮。他心想这可太丢人了,待会儿得搜索一下怎么在接吻过程中保持呼吸顺畅,下次也要把周泽楷给亲得五迷三道,掰回一局。他望向对方,发现周泽楷的脸红得厉害,突然心里平衡了一点。


“上岸休息会?”他声音还不太稳。


周泽楷站在原处犹豫地呃了一声,眼神发飘,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表情意味着什么好懂得很,但叶修偏要故意逗他,一本正经地问:“嗯?怎么了?”


这可就装得有点过了,周泽楷看出了叶修眼里的戏谑,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对方的手。


撒娇是犯规啊小周同学,你以为我吃这一套吗,叶修心想,哎算了算了,我还真吃这一套。他低下头想看看对方下面是个什么情况,周泽楷吓了一跳又臊得要命,手忙脚乱地赶紧捂住了叶修眼睛。


“让我看看呗,正常生理反应有什么好害羞的。”叶修气定神闲地教育道,“你啊就是脸皮太薄了,能不能向我学习学习。”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周泽楷觉得有点好笑,干脆又捂住了叶修嘴巴。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他也算是冷静下来了,刚才确实亲得太激动了,对方带着海水咸味的嘴唇贴上来的那一刹那,神经末梢就电线短路似的从头烧到了尾,所有细胞都在战栗,根本没法思考。


叶修脸挺小,被周泽楷两只手这么一覆,只剩了个鼻尖露在外面。他正打算调侃你这是要谋杀亲夫么,就感觉到自己的鼻梁被对方依恋地蹭了几下。


潮水温柔地拍着他的背,但他忽然觉得自己不是站在大海里,而是置身于周泽楷无边无际的欢喜里。

过了几秒钟,周泽楷松开了手,把脸埋在了叶修颈窝里。


“好喜欢你。”他闭着眼睛低声说,又觉得不够似的强调了一句,“特别喜欢你。”


叶修感觉自己的心像流沙包,被周泽楷咬了一口,里面的馅儿全都淌了出来,流动着滚烫的爱意。他也闭上了眼抬手环住对方的腰,放轻了声音回应道:“我也是啊,最喜欢你啦。”



晚饭是在海边的烧烤摊吃的,二十来岁的青年们消耗了一下午的体力,吃东西的战斗力惊人,生蚝大虾扇贝一盘盘上个没停,扫荡一空的烧烤托盘摞起来能有半个小腿高。


“我终于饱了。”杜明揉了揉肚子感叹道,“太—幸—福—了——”


“我也吃不下了。”孙翔喝了口啤酒咽下最后一块肉,宣告退出战场。


早在半个小时就吃撑了的苏沐橙扫视了一圈,眼神停在了叶修身上,颇有深意地说:”你今天吃得不多诶。”


“我今天下午没干什么,还不饿嘛。”叶修很自然地回道。


“小明你不吃了对吧,能不能把烤土豆的盘子递给我。”方锐戳起一片土豆放进嘴里,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向叶修抛出问题,“说起来今下午不是周泽楷在教你游泳吗,所以你有学会吗?”


“你们跑哪儿学去了,一下午都没看到人影。”孙翔也有点好奇。


江波涛埋头剥蛤蜊肉,假装什么都没听见,杜明有点尴尬地踢了踢孙翔,收到对方疑惑的眼神之后只好解释自己不小心踢错了,唐柔一脸兴致盎然,苏沐橙咬着吸管眼神发亮。


“当然是——”叶修拖长了尾音,表情高深莫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他脸上。


“当然是没学会了,游了几十分钟我就累了找块岩石躺着了。”叶修惊讶脸,“你们怎么一脸失望啊。”


周泽楷补了一句:“嗯,是这样的。”他俩的确找了块清凉的岩石肩并肩躺了一下午,那块岩石构造极妙,中间凹进去一块儿正好能躺两人,又恰巧在沙滩尽头,四下无人,简直像躲进了另一个空间里。

咳咳,方锐噎住了,嗨,这两人居然还开始一唱一和了。


“行吧。”他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答案,把一盘未动过的韭菜摆在了周泽楷面前,“多吃点。”


叶修:“……”



这顿饭加起来吃了两个小时,回别墅之后又玩了几个小时的狼人杀,指针到了十二点的时候两个姑娘就困了,说是该睡美容觉了。剩下六个人凑不成局,正苦恼该继续玩什么时,叶修也站了起来,说是想洗洗睡了。


“哇,平时你都不通宵打游戏的吗,怎么今天这么虚。”孙翔不敢置信。


“既然如此,我们干脆打麻将好了。”江波涛截住了孙翔话头,他又转向周泽楷,“不过你是不是不会打?”


周泽楷表示他在边上看看就好,结果一局都没看完就溜进房间了。他反手锁了门,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知道是叶修在里面洗澡,听着听着莫名就有点躁动,在床上坐都坐不住,只能在房里转圈圈。


水声停了,周泽楷顺手拿起一本杂志回床上坐好,手在翻页,眼睛在往洗手间的方向瞄。


十秒钟...三十秒…五十秒,叶修足足过了一分多钟才擦着头发出来,他穿了件颜色发旧的灰色短袖和黑色运动短裤,小腿很白,白得有点让人心痒,一看就没怎么晒过太阳。


“有什么有趣的文章吗?”他看到周泽楷在读杂志就顺便问了句。


“没有。”周泽楷摇了摇头,其实是没有看才对,不过管他呢,说了一半的实话也是实话。


“这样啊。”叶修没有在意,拿擦头发的毛巾轻轻抽了一下周泽楷,“快去洗澡。”


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四个字此时此刻流淌着微妙的情 / 欲感,周泽楷感觉自己脸又有点热,他赶紧往洗手间里走,一打开门,温热潮湿的蒸汽就密密地附了上来。他利索地脱了衣服挂在墙上的架子上,转身正好看到雾气蒙蒙的镜子上面留下了一行漂亮的斜体字:waiting for you。


这叫人还怎么洗。周泽楷打开莲蓬头边抹沐浴露边淋水,等泡沫一冲走就把水龙头关了,急匆匆套上衣服才发现身上还没有擦干。他撑着洗漱台冷静了几秒钟,又突然想起应该要刷个牙才对。


很久没有这么手忙脚乱过了,周泽楷边漱口边盯着镜子,将有点凌乱的头发理整齐点,一颗心早就飞到门外面去了,叶修会在做什么呢...


他“咔”的一声打开门走了出去,叶修正趴在床上看刚才他看过的杂志,听见声音有点惊讶地抬起头说:“怎么这么快?”


周泽楷看见叶修的脸又没那么躁了,他在另一张床边坐下来,手肘撑在大腿上,眼睛很亮地看着对方。


叶修合上杂志放到床头柜上,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盒面巾纸,两罐啤酒,还有一包明显拆过了的熟悉的粉红色小盒子。等等,拆过了?


“昨晚研究了一会儿。”叶修迎着周泽楷询问的目光,淡定地解释道。


是这样啊,周泽楷脑里不由得浮现出对方研究这玩意儿的场景,喉咙一紧,他不太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坐姿,咽了口口水。


“嗯….”叶修看着他沉思了一会儿,“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周泽楷很积极坐直了。


叶修本来对这方面没什么执着,但看着周泽楷很有兴致的样子又忍不住逗他,“哎,小周同学,我比你大,不都是年纪大的在上面的吗?”


“但我比你高。”周泽楷反驳。


“那剪刀石头布呗,一局定胜负。”叶修抱着臂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看着周泽楷迟疑纠结的神情抬手关了灯,在朦胧月光里笑出了声,“你可真是太好玩了。”


周泽楷反应过来这人又在逗他玩,此刻房间里暗得只能依稀辨出身体的轮廓,像是什么植物的枝条,空气宛如粘稠的液体琥珀,密度大得让人呼吸急促。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和叶修滚到一起去的,他最初还手不知道往哪儿放,但一闻到对方脖颈处和自己身上相同的沐浴露的香味后就有点控制不住,在叶修锁骨附近又亲又咬。


“会留印子。”叶修喘着气把周泽楷拖上来了些,手指迷恋地顺着对方的眉骨摸到下巴,找到嘴唇的位置贴了上去。他突然很轻地抖了一下叫出声来,周泽楷的手滑进他的短袖下摆,胡乱地沿着腰线上下摩挲,激起一阵阵电流。


叶修从来没想到自己的腰会这么敏/感,被这么摸了几下就硬了起来,他捉住周泽楷的手,胸膛起伏地厉害,根本说不出话来,一张口就是破碎的喘息。


周泽楷很乖地收了手继续吻他,膝盖顶开他大腿,用下面蹭他下面,渗出的液体很快就浸透了薄透的夏季服装。这种隔着衣服搞的感觉太刺激了,不知道周泽楷是从哪里学来的套路,叶修闭着眼睛享受了几分钟,硬得受不了的时候张开口去咬周泽楷的喉结,对方心领神会地伸进他裤子里帮他打了出来。


真是太爽了,叶修眼神涣散了几秒钟,感觉周泽楷从他身上起来去拿面巾纸擦手,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得,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叶修难得地虚了起来,他突然记起自己本来打算喝酒壮壮胆,但怎么就给忘记了呢...他握住周泽楷手腕想说点什么好话,没想到对方顺势牵过去在他掌心亲了一口。


“会很轻的。”周泽楷保证道,他侧着抱着叶修,安抚地摸了摸对方耳朵,手指试探地伸了进去。


“痛吗?”周泽楷看叶修僵在那里没什么反应,心里没底,又追问了一句,“还好吗?”


叶修第一次觉得这人话太多了,他只能把脸埋在枕头里面,闷声闷气地催道:“来吧来吧,别急着要用户反馈了,做完再打分。”


进去的那一刻,周泽楷扣着叶修的腰,完完整整覆盖了他,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他们像是一颗种子的两半,紧紧贴合在一起,又像缠绕的藤蔓,从地底的根开始就盘结在一起,无法分离。


那就只能打个满分了,叶修闭着眼睛想。



“所以你们是成了?”第二天方锐偷偷摸摸问他。

叶修拿了个垫子靠在沙发上,光明正大看周泽楷和孙翔玩飞镖,漫不经心地答:“是啊,怎么了。”

“我就说怎么闻到一股酸臭味...”方锐有点羡慕嫉妒地挪远了点,“哟,那我要记得和脱团人士保持距离。”

“哎,不过。”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周泽楷不是下期要交换去了吗,刚在一起就分开,不很那啥吗。”

“无所谓啊。”叶修摇了摇手指。

因为不管隔得多远,他们身上的光还是会照到彼此身上。



评论(29)
热度(222)
© 不要翘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