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翘腿

可以用精灵球捕捉一只iloveyou吗
非职业菜吹,正在修炼中

【周叶】慢慢相爱1

我有好多炫酷的脑洞,想了半天还是写他们过日子谈恋爱好了...

废话很多,很无聊。

————————————


退役的第一天,周泽楷醒得很早。


窗帘没拉严实,漏了几缕阳光进来,或许是昨夜下过了雨,晨色格外柔和。


他重新合上眼,告诉自己今天可以睡个懒觉,要是想的话,整天都睡过去也没关系。但人很奇妙,脑里一旦有了些什么念头,即使是催眠自己继续睡下去的念头,就怎么也都睡不着了。


看来这退役后十件必做的事的第一条“睡一整天”是实现不了了。周泽楷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坐起来在被子里摸索了几秒,却怎么都摸不到手机。他平时睡前总要玩会儿手机,要么刷刷微博,要么在聊天群里窥会儿屏,睡意上来了就把它往被子里面一塞,离头越远越好。


想想这还是青训营里养出的习惯,宿管阿姨严格得很,熄灯之后不能玩手机,摆在枕头边也不行,因为她觉得电子产品离头太近的话辐射会让人脑袋变蠢反应变慢。周泽楷为了躲过她唠叨,每晚窝在被子里玩够手机之后就把它塞进被子深处再用脚把它挪到床尾去,久而久之这套动作变得熟练无比,就像使用技能的组合键一样,成了身体的非条件反射,即使他搬出轮回宿舍这么多年也没有改回来。


倒也没什么坏处,只是每天起来总逃不了找手机这个步骤。正当他打算站起来抖一抖被子,突然听见了熟悉的铃声,不过是从床下面传出来的。


难道昨天用力过猛,一脚把它踹出床了?周泽楷愣了几秒,毕竟这套动作这么多年还没失误过。


心情大概就是,要使出膝撞,结果按出了个滑铲,失误过于低级以致于有点恍惚。他觉得自己这个比喻想得挺贴切,探出身子伸长手把手机捡了回来。


来电显示是妈妈。


“楷楷呀,约好陪我去龙华寺的,侬萨辰光方便?”


他其实不太记得这个约定了,但还是挺高兴地应了一声,“好额呀,个么现在就去。”


正好不知道今天怎么过。


他趿拉着拖鞋去洗漱,刷牙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含着一嘴泡沫打开了镜子上方的灯。


没有起痘,周泽楷摸着自己光滑的脸有点失落。昨下午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战队经理拉着他的手问他想吃什么,富士花园会所的自助还是樽宴的海鲜,结果被他一句“想吃火锅,辣的那种”给噎了回去。


“战队有钱,不用替我们节约。”战队经理连连摆手,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一百七十多斤的汉子竟然声音哽咽起来,“小周,你这十年来为轮回做了太多贡献,没有你真的走不到今天,最后一顿怎么说也要吃......呜……吃豪华点。”


周泽楷安静听完这段真情流露,又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背,诚恳地说:“没事,火锅很好。”


“经理,队长真的不是和你客气,他想吃好多年了。”吴启一脸残念地解释。


哦,经理想起来了,那还是周泽楷刚进轮回不久的时候,某次聚餐时大家一起去吃了火锅,第二天上午他路过训练室时随意去里面打了个转儿,发现这大热天的,自家王牌居然又是帽子又是口罩,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上了火。当时他正琢磨着怎么在电竞圈里发挥周泽楷的颜值优势,看到这一脸红疙瘩简直心惊肉跳,当即就千叮咛万嘱咐以后离火锅远点,什么烧烤麻辣烫之类的也最好别碰。


周泽楷职业素质挺高的,说不碰就不碰,之后拍广告上电视时总有化妆师夸他皮肤好,但每得到诸如此类的赞美时他心里都忍不住回忆起那次聚餐时飘满辣椒的红汤火锅,心底飘过一阵淡淡的失落感。


我可是付出了和火锅一刀两断的代价,他有点悲壮地想。其实他已经记不清那种味道了,但模糊的记忆反而更加迷人,最终火锅变得颇具象征意义,每次想起时脑里就开始自动播放“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的背景音乐。


所以到了退役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啊终于可以吃火锅了。


谁知道现在吃居然不长痘了,周泽楷心塞地吐掉了泡沫,感觉自己过去十年损失了一个亿。


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从衣柜里随便取了件T恤和长裤套上,现在才七点出头,寺里人应该没什么人,他站在门边犹豫了几秒钟要不要带点遮脸的装备,想想还是有备无患的好,拿了副平光眼镜架在鼻梁上,出门了。


开车的时候他有点心不在焉,习惯性地往俱乐部的那条路拐,然后突然发现自己上错了路,赶紧在下一个路口转了回来,驶向正确的方向。


熟悉的风景在飞快地后退,不知怎么,周泽楷想起了昨晚喝酒时,经理给他满满当当倒了一整杯,他正怀疑自己能否喝得下,啤酒顶上的泡沫就慢慢蒸发了,液面退得离杯口越来越远,原来也只有半杯酒。


现在的心情也大抵如此,昨夜睡觉前还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算是圆满,四个国内冠军,两个世邀赛冠军。今天醒来之后,充盈在胸口的泡沫消散了,无人加酒,空荡荡的。


等红灯时,他打开了某个音乐电台,想要让车里热闹一些。


“I feel so empty inside, like a boat heading for nowhere🎶”


还是算了吧,他默默地抬手关了音响。


开到龙华寺时,周妈妈已经买好票在门口等他了。她穿了条很年轻的碎花裙,头发新烫了卷儿,周泽楷绕到她背后,故意叫了一声姐姐。


“哎哟。”周妈妈笑着打了他一下,“朝饭切了伐?”


“么。”他摇了摇头,“去切素面好伐?”


龙华寺里有卖素面的,假如人不多的话,做出来的口味还不错。


他们领了香,许愿的时候周泽楷拿着香思考了一会儿,往年他都是希望战队成绩出色,这次他打算为自己许个愿,但心里没什么想法,想了半天还是在心里说希望轮回继续拿冠军。


“侬哪能介慢个啦!”周妈妈早就把香插进香炉里了,此刻笑眯眯地望着他,想从他表情里猜出许愿的内容。


周泽楷把下巴仰起来不让她看。


这是害羞了,周妈妈莫名喜悦起来,是不是谈恋爱了,今年过年能不能领个对象回来呢。隔壁李姐的儿子才27,孩子都1岁多了,白白胖胖像块水豆腐。自家儿子这么帅气,基因这么好,宝宝肯定会更加可爱。


“想要儿媳妇。”她挽着儿子的手语重心长地说。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周泽楷想,但他只是摇了摇妈妈的手,让她不要急。


两人顺时针绕着佛塔转了三圈,又在许愿树下站了一会儿。周泽楷望见庙上砖瓦上趴了只花猫,也不知道是怎么上去的,空气里浮动着静谧的安稳感。


他们大概是十点多出的庙,周妈妈去和姐妹们打麻将,周泽楷开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他回家之后取了眼镜,揉了揉鼻梁上压出来的红痕,坐在沙发上休息。


他掏出手机点开微博,#周泽楷退役#这个tag还挂在热搜上,轮回官方账号发的新闻发布会的视频已经有了几亿的观看量,他有点好奇地点进去看了看评论,都是粉丝大段大段的表白,那些饱含炽烈感情的文字太烫了,他赶紧退了出来。


直到现在,他也没能习惯被这么多人喜欢着,这种感觉奇怪而虚幻。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周泽楷想,得到这么多喜爱,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他发了一会儿呆,还是想不出待会儿该做些什么。不然去看个电影吧,他在豆瓣上查了查最近上映的电影,大多数看了个名字就觉得不合口味,少数有点兴趣的,点进去看到剧情简介和评分也放弃了。


退役综合症,周泽楷脑里蹦出这个词,好像是叶修发明的,专门形容退役选手心灵空虚无所事事的状态。他突然想起昨晚自己被这人拉进了一个叫夕阳红的聊天群,一进群就淹没在一条条整齐划一的“恭喜周泽楷同志迈入退休生活”的消息海洋里。


尽管不想承认,自己可能,似乎,确实是患上这种综合症了。


他点开聊天群,戳了戳叶修的头像点进去,记录停在一个月之前。


君莫笑:退役后不知道干什么的话就来找我玩呗,包吃包住,大方吧?


当时候以为对方在客套,也没回复,现在看来倒不失一种可能性,退役后十件必做的事情的第二条不就是出去旅游吗。


而且,他和叶修还挺熟的。


周泽楷是在某次清理手机内存时意识到这点的,他发现自己和叶修的聊天记录足足有500多mb,简直超过了和其他人的聊天总和。


怎么会聊了这么多,他当时以为自己失了忆,翻到底看了看,第一条消息是世邀赛训练时住在一起后,对方发来了一条“小周,你是不是出去买东西了,帮我捎个烟回来呗。”接着又附了一张图,“喏,这个牌子的,提前谢谢你哈。”


之后的记录里有杂七杂八的战术文档,视频链接,各种图片,平时出去吃东西时的互相转账,还有闲时的调侃。就这些不起眼的沙粒,堆起了颇为壮观的城堡。


也算得上是老朋友了,不会添麻烦吧。周泽楷这么想着,当机立断买了张去B市的机票,收拾行李去了。


当然,他没忘记提前通知对方一声。


一枪穿云:好,来了。


叶修过了两个多小时才看到这条信息,他退役后在荣耀总部挂了个职,清闲得很,每天工作内容就是去鸡飞狗跳地抢boss,这天上午也不例外,玩到1点来钟突然意识到再不去食堂就没饭吃了才起身。


他抓起手机拿起工作证往外走,看见了锁屏上跳出来的绿色气泡。


好什么好?来哪儿了来?叶修有点懵,点进和周泽楷的聊天记录想看个前因后果,但这是唯一一条消息。他这个手机是好几年前买的了,内存小得可怜,必须定期删东西。


他抓了抓头发,有点不解地回了条。


君莫笑:啊?


------------------

有没有会上海话的妹子给我纠正一下,我全是百度出来的....

评论(29)
热度(182)
© 不要翘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