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翘腿

可以用精灵球捕捉一只iloveyou吗
非职业菜吹,正在修炼中

【周叶】Catch me if you can 1

换个画风。

—————


8月的S市暑气蒸腾,即使太阳早已落山,黏腻的热气依旧沉沉覆在地表之上,比冬日的毛毯还要厚重,直叫人喘不过气。身处室外就好比被紧紧裹在锡纸里放在火上烤,要是加点孜然说不定味道还挺好。


街边店铺林立,霓虹灯招牌流光闪烁,但街上少有行人,宛如一座空城。偶尔传来的一两声人语都是懒洋洋的,尾音拖得很长,为这困倦的街景更添几分沉闷。草地的自动喷水头旁聚了几只年迈的流浪狗,趴在薄薄的水雾下一动不动,浑浊的眼球间或一滚,像是确认自己是否还活着。


一辆黑色的轿车此刻停在了街口,熄火声很轻,融在了空调室外机单调的嗡鸣里。两个穿黑衬衣的年轻男人跳下车,向周围望了一圈直奔目标地点,动作很是矫健,像拍什么动作片,只是这个温度配上这副行头,怎么看怎么热。


“就是这里了,二楼就是兴欣盗贼团出没过的酒吧。”吕泊远释出精神力绕着建筑边缘细致地侦查了一周,摇了摇头,“不过里面似乎都是普通人,看来白跑了。”


意料之中的结果,他们本来就神出鬼没,一次就抓到的几率比中六合彩还低。杜明往入口处扬了扬下巴,“走,进去打听打听。”


顺便凉快一下,他在心里接了一句,又感叹了几秒钟为什么自己每次剪刀石头布都输,大热天也要出任务。


两人沿着狭窄的铁质阶梯走上去,迷离绚烂的冷调灯光来回逡巡,在墙上映出奇异扭曲的图案。隐约传出的歌声低沉柔软,像情人的絮语,又像舒展的水草,姿态亲昵地贴于肌肤,等待着某个时机将听者拖入无尽深海里。


吕泊远凝神感受片刻,确认音乐里并无精神力干扰,他望了一眼队友,从对方眼里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这才推门而入。


里面气氛很淡,或许是因为墙壁和沙发上都铺着深深浅浅的蓝丝绒,这样的材质和色调总让人心境平和。客人并不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轻声交谈,舞池大半空着,只有几对男女闭着眼随着节奏缓慢地晃动。他们的出现吸引了几道目光,杜明心里默念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不留痕迹地用精神力将这些视线推回了原来的轨道。


“不错嘛小明,有进步。”吕泊远撞了下他的肩膀。


这可是个精细活,速度要拿捏得恰到好处,才能成功融入人群里而不引起任何关心。这招用得最出神入化的还属轮回队长,外表那么耀眼的一个人出任务时能将回头率降到零,立在路边就能装成石头。


杜明嘀咕了一句比起队长我还是差远了,但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的小得意。两人默契地往调酒台走,看能不能从调酒师那儿套出些新鲜情报。


“晚上好,请问要喝点什么呢?”调酒师是个笑容明亮的青年,头发是暖洋洋的巧克力色,眼睛圆溜溜的,感觉更适合在甜品店兼职。他打招呼的口气很熟稔,自然又亲切,“日落大道怎么样?最近的新品,卖得很好。”


“那就两杯日落大道。”吕泊远很随便地点了点头,拉了张高脚凳坐了下来,把头侧向杜明开始闲聊,“最近我天天加班累得要命,下周打算休年假出去玩一玩。”


杜明语气带了几分惊讶:“下周?下周有拍卖会啊,你不看吗?”


“啊对!”吕泊远拍了拍额头,“全亚洲最大的拍卖会,好不容易今年在S市开,我居然连这个都忘了。”


“你太累了兄弟。”杜明同情地拍了拍他肩膀,“早就应该带你来酒吧放松放松了。”


“不过现在买票似乎已经晚了。“调酒师忍不住插话,”我听说现在一票难求,黄牛都炒出几十倍的天价了。“


”真遗憾啊。“吕泊远喃喃道,”我听说会拍卖那条很出名的黑色石榴石项链。”


“没关系,不是说全程网络直播吗?可以和朋友一起来我们酒吧看哦,气氛不比现场差。”调酒师一边搅拌溶液一边建议道,眼神挺真诚,让人难以拒绝。


吕泊远本打算顺势答应了,又被杜明一句话拉了回来。


“说到那条项链,不是有那个传言嘛!”杜明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


“什么传言?”吕泊远一脸好奇。


“就是那个专门偷东西的组织,叫新兴还是兴欣来着,具体哪两个字我忘了。他们的头头好像在几个月前就扬言要在拍卖当天当场偷走这条项链,逼得主办方重金雇了大名鼎鼎的轮回来当保安。”杜明娓娓道来,留意着调酒师的表情,“听说这个头头也是个怪人,总是伞不离手,说不定是什么新式武器。”


“伞?”调酒师捕捉到了关键词,歪了歪头。


吕泊远一阵激动,但面上还是淡淡的,不咸不淡瞥了他一眼:“怎么了?难不成你见过。”


“几天前这里也似乎出现了个拿着伞的客人,我还有点纳闷,明明那晚没下雨来着。”调酒师皱着眉回忆,语调摇摆犹豫,像尾失去方向感的鱼。杜明调整了一下表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感兴趣。


过了几秒钟,调酒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将调好的酒推到他们面前,扭头看了看挂钟,正好十点整。


“我该交班啦,两位玩得愉快。”他眨了眨眼,步伐轻快地推开后门走了。


喂!杜明下意识想去拉住他,吕泊远眼疾手快拦住了队友的手,用眼神示意他下次另寻机会。


“……”


两人都是一阵无语,刚还觉得渐入佳境呢,怎么这对话就这么猝不及防地结束了。杜明悻悻喝了口酒,把高脚杯放回桌面上的力度有点重,橙色液体四处乱溅。他正琢磨着要怎么回去交差,酒一入口表情突然变得有点难以捉摸。


“这不就是橙汁么?”


“是吗?”吕泊远也跟着咂了一口,确实是普通橙汁味,他随手捡起本酒单想看看这酒的成分,从头看到尾居然没发现这个名字。


不对劲!两人眼神一对,立刻撑手翻进柜台推开后门冲了进去,只见一个没了外套的酒保被捆成个麻花晕在地上,假冒的那个家伙早就没了踪影,窗户大打开着,明晃晃地显示了逃跑路径。两人跟着从窗户跳了出去,落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吓到了两只缩在店铺门口蹭空调的狗。


“靠!”杜明对着空气啐了一口,“下次见到那小子一定要对着脸揍!”


“肯定是兴欣的人。”吕泊远脸色也不好看,没有认出敌人也就算了,还去和他套话,说出去简直像个笑话,“看起来和你我差不多大,也没有拿伞,应该就是方锐了。”


“怎么回事,他身上没有任何精神力波动。”杜明指出了这次失误的最核心原因,“根据情报,方锐的水平应该和我们差不多才是,只有高等级才可以对低等级进行屏蔽,他怎么能躲过我们的精神侦查?”


“不清楚。”吕泊远踢了一脚街边的石头,也把愤怒和气馁的复杂情绪一并踢走了。他绕着街道搜索了一圈,确认并无任何残留的精神线索后叹了口气,从裤兜里摸出车钥匙解了锁。汽车有气无力“哔”了一声,屁股闪了闪红灯。


“走,先回去再说。”


返回基地的车程里,两人一路无言。到了大门口杜明才打破了沉默,表情愁苦,“副队不会罚我们吧?”


“说不定在外滩做八百个蛙跳。”


“或者手写三千字检讨书。”


“哇想想都不敢回去了。”


“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


基地大门“嗞——”的一声左右分开,江波涛坐在会议桌边,修长的手指搭成尖塔,表情平静温和,声音却有点阴测测的,“在门口一唱一和讲相声啊?犯错了?”


吕泊远老老实实交代:“碰上方锐,但没认出来,给他跑了。”


杜明接着简单复述了一遍事情经过。两人低头背手站着,态度相当真挚诚恳。


“屏蔽了精神侦查…”轮回副队若有所思地在记录本上记了几笔,往窗边望去,“小周,你有什么想…人呢?”


“这里。”周泽楷突然从杜吕两人身后冒了出来,结结实实吓了他们一跳。


“队长你能不能不要在基地里用精神转移这一招啊!”杜明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严正抗议,“平时默默站在墙角观察我们训练偷没偷懒也就算了,现在居然都cos背后灵了!”


周泽楷装没听见,转回最初的话题:“是道具?”


“我之前没听说有能够屏蔽精神侦查的道具,等下得问问佟林。假如兴欣真有的话,事情就麻烦多了。”江波涛的手指无意识敲着桌面,这是他思考的标志性动作,“本来在拍卖会当天,小周的精神网会覆盖整座大楼,包括地上五十层和地下三层,这本应该是最无懈可击的监控网,但现在看来很可能会失效,我们必须在这几天想出新的对策。”


“要是今天活捉方锐就好了。”杜明懊恼地抓了抓头发,“队长冲他来一记真言弹,问题分分钟就解决了。”


江波涛却笑了:“没事。你们出门之后,小周又让吴启跟在你们身后,他现在应该追着方锐顺藤摸瓜找到兴欣在S市的据点了。”


“队长英明!”“队长威武!”杜明和吕泊远一左一右飞扑上去,让轮回队长切身感受了他们沉甸甸的爱意。


“不过你们两个,该罚的还是要罚。”轮回副队毫不留情地用精神力在他们两人脑门上各敲了一记,“这周基础训练加倍,记住没?”


这么温和的处罚还是第一次见,两人赶紧乐滋滋地结伴去加训了。


江波涛目送着他们走远,摇了摇头对周泽楷说:“他们还是欠打磨,今天要不是你让吴启跟着,这么重要的线索就丢了。”


周泽楷笑了笑没说话,拉开椅子在会议桌边坐下,闭上眼睛铺开自己的精神网,如水的精神波纹在空中一圈一圈扩张,迅速覆盖了整个基地,向外不断延伸,1公里,2公里…


突然,他睁开了双眼,轻轻“咦”了一声,语气有点失望,又有点惊讶。


“被发现了。”轮回队长抿了抿嘴。


江波涛遗憾地叹了口气,继续追问,“吴启被方锐发现了?还是?”


“叶修。”周泽楷慢慢吐出这两个字,眼里闪过一丝锐意,还夹着棋逢对手跃跃欲试的战意。


江波涛本想问问叶修的水平如何,看他的眼神也略知了一二,当下就打电话叫孙翔和方明华归队,重新拟定计划。


十分钟后吴启回来了,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一进门就说:“他们住在Y酒店的23层!”


周泽楷鼓励地拍了拍他肩膀,顺便从他背上撕下一张粉色纸条。


“Catch me if you can♡----by 叶修”


轮回队长翻来覆去品了品,然后把纸条折得方方正正收进口袋里。


有点意思。




评论(21)
热度(106)
© 不要翘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