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翘腿

可以用精灵球捕捉一只iloveyou吗
非职业菜吹,正在修炼中

【周叶】远光2

周泽楷吃完饭后去图书馆复印身份证和护照,他随便找了台空着的机器,按了启动键才看到机身上贴着的正在维修的标志。不过尽管如此,它还是顽强地吐出了一张复印件,只不过油墨喷得太多,把照片上的人像糊成了一团碳。周泽楷端详了一番,觉得假如自己有个非洲兄弟的话可能就长这样,然后很遗憾地把它送进了碎纸机。


他又寻了台复印机,完成任务后顺着开满栀子花的小路回宿舍,空气里挤满了浓郁的香气,一路走下来感觉衣服上都浮着一层栀子花的甜味。周泽楷打了个喷嚏,他想起大一入学报道的那天就是在儿碰到了叶修,那时他拖着大箱小箱找不到宿舍方向,站在路边思考是选择向陌生人问路还是自行探索新地图,然后一个人停在他面前,手里夹烟似的夹了根棒棒糖。


“大一的小朋友是吧?”那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周泽楷,这个举动不怎么礼貌,但偏偏他眼神坦荡得很,叫人生不出什么负面情绪。


周泽楷拘谨地嗯了一声,他有点紧张,手无意识地扯住了书包带子。


那人就笑了,逗猫逗狗似的拍了拍周泽楷肩膀,“找不到宿舍啊?跟我来吧,你在哪一栋啊?”


“Z栋。”周泽楷回答完又觉得不太礼貌,想了几秒钟后加上一句,“谢谢学长。”


那人笑得更厉害了,差点左脚绊右脚摔了一跤。


之后周泽楷在某门全工院大一必修的专业课上遇到叶修时,才恍然大悟对方当时听到那声学长后笑得打跌的原因,顿时心底浮起三分耻七分尬。但更过分的事还在后面,课间休息时叶修特意走到周泽楷桌边,翻开他课本第一页,字正腔圆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语气有点欠揍地问,“那我以后叫你小周啊?”


这一叫就叫了快两年。最开始周泽楷很无语,只不过因为误喊了一声学长,对方居然顺杆爬上来,乐此不疲地占点口头上的便宜,但他也没有办法, 毕竟没有几个人对叶修有办法,听得久了便也习惯了。然后在某个漫长凛冽的冬夜里,周泽楷一个人从图书馆回来,路过Y栋宿舍楼时远远看见叶修趴在2楼阳台上抽烟,整个人笼在橘黄的灯色里。


“小周,才回来啊。”叶修冲他笑,呼出白色的雾气。


当天夜里周泽楷很久都没睡着,宿舍的床过于狭窄,翻个身就能掉下去,所以他直挺挺地躺着,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叶修的那声“小周”在他耳边回响,勾了芡又裹了糖,黏黏糊糊,把所有能思考的神经都缠在一起,最后只剩心尖在发烫。


好像就是从那个瞬间开始,周泽楷对于这个称呼多了几分隐秘的情愫,延绵至今。



“老叶老叶,你知道我刚刚去晾衣服时看到谁了吗?”方锐兴奋地从阳台窜进寝室,使劲前后摇叶修。


“不知道。”叶修打游戏的手还是稳稳当当的。


方锐故意不说,想要卖个关子吊吊叶修胃口,没想到对方直接丢下一句“不说就不说”继续投身游戏。


“不听会后悔啊!”方锐威胁他。


叶修敷衍地哦了一声,头也没回。


方锐自觉没劲,但他又是个憋不住的人,心里根本藏不了什么秘密,原地转了好几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刚刚我看到周泽楷站我们楼下发呆,你说他是不是….”


他话还没说完,叶修就甩了鼠标冲到阳台上去了。


方锐这才得意起来,冲叶修背影大喊,“我说了不听会后悔的吧!”


叶修撑着阳台栏杆望下看,周泽楷还站在那儿,笔直的像一棵树,头发被阳光照得有点蓬松。


“大夏天的杵在这儿干什么?”叶修冲他勾勾手,“别晒傻了,上来坐坐呗。”


看到周泽楷点头了,叶修马上回房间撵方锐出门,“上楼去老林那儿待着,下午别回来了,下次打副本爆出来的装备都送你成不成?”


方锐刚想骂他重色轻友,转念想想这个交易相当合算,便也半推半就出门,当然该骂的还是不能少,他乐滋滋地留下一句“不要脸”才上楼。


叶修靠在房间门口,看见因为无人操作只能待在原地被人砍的角色,最终有点滑稽的倒在了地上,电脑屏幕变成黑白,跳出来两个大大的单词“Game Over”。


“你输了?”这时周泽楷正好到了,他顺着叶修的视线看过去,有点惊讶。


“是人都会输啊。”叶修无所谓地说,他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可乐一罐葡萄芬达,假装犹豫了一下,然后把芬达扔给了周泽楷,“你好像喜欢喝这个?不知道记没记错。”


周泽楷看着他点点头,然后把芬达往脸上滚了一圈,刚刚晒得久了,急需降温。


假如方锐在这里一定会大声辱骂叶修,你明明把人家喜好记得清清楚楚,还演什么演,是不是要给你颁个金鸡奖。


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喝了一会儿饮料,只听得到头上电风扇呼呼的旋转声。叶修好几次想开口问他交换的事,但不管怎么组织语言都觉得有些突兀,干脆专注地喝起了可乐,心里有点后悔把方锐支走了,不然还可以借别人的嘴来问一问。


“下午没课?”最后还是周泽楷先开的口。


“没啊,你来找我组队?”叶修朝电脑方向扬了扬下巴,突然心里冒出个想法,“我等会儿没空,要出校去超市。”


周泽楷有点失望地“哦”了一声,把喝完的饮料罐投进垃圾桶。


“但我不会骑自行车,这个温度走出校感觉要脱层皮。”叶修用手扇了扇风,悠悠地说,“要买点日用品,挺急的。”


周泽楷差点脱口而出我骑车带你,又担心自己表现得过于积极,垂下眼缓了几秒稳了稳情绪再开口,语气带点试探,“一起?”


“小周真是人好啊。”叶修真心实意点评道。


周泽楷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一声叹息,又好像没有,应该是错觉吧。



叶修坐在周泽楷自行车后座,感受着迎面吹来的燥热的夏风,这个时刻出校路上的行人不多,没有收到什么异样的眼神。


真是离得太近了,叶修深吸了一口气,都能闻得到对方衣服上的肥皂香味。他忍不住脑补了一番周泽楷认认真真洗衣服的场景,被乖得受不了,感觉自己一颗心都融成了一锅滚烫的糖浆,还滋啦滋啦冒着泡。


他对我会不会也有点意思呢,叶修心里浮出个模模糊糊的想法,毕竟哪有直男愿意自行车后座带另一个男生的,这是一个新的论据,可以留着以后在和方锐就“周泽楷是不是gay我追不追得到他”这个论题辩论时用到。


以前在这种辩论中叶修总是占了下风。他从小到大在谈话类的场合从未输过,谁也没他歪理多,但在关于周泽楷这方面,可能是因为他举不了例子列不了数据,只能唯心地讲道理,所以底气也没那么足。比如在第101次寝室夜谈里,叶修摸着下巴沉吟:“我觉得小周看我和看其他人不一样。”


方锐大笑两声反驳:“周泽楷眼珠子那么亮睫毛那么密,看石头都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你个大活人总比石头强吧。”


“不不不。”叶修深思,“他每次看到我都挺高兴的。”


方锐毫不留情地插刀,“人家就是喜欢笑,可别自作多情了,要不怎么年年被选为校园微笑大使呢。”


叶修也开始怀疑起了自己,是不是被这场漫长的单相思折腾出幻觉了。要是在沙漠里看见了花,保准是海市蜃楼。


周泽楷停了车,看见叶修没有半点下车的意思,一脸严肃似乎在思考人类疾苦。他伸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


“在想什么?”周泽楷有点好奇。


叶修回过神来,利索地跳下车,给了个很诚实的答案,“想方锐。”


“。。。”周泽楷没有接话,给车上锁的力气有点大,带得整架自行车哐当哐当地响。


评论(32)
热度(334)
© 不要翘腿 | Powered by LOFTER